黑暴

米娜桑,这里是黑暴
很高兴认识你

杰克的小娇妻
老父亲:???
园丁:???
奈布:?????

【嘉金】我怀疑主人这里有问题4

帝王嘉X暗卫金
是个甜甜的小段子√ OOC√ 短√ 四更√
(对不起,在下不会传送门,要辛苦各位点开看前面(鞠躬)

   

改了好几遍都有敏感词,走链吧。
https://shimo.im/docs/NykjgkyqisEb20rh

【瑞金】破碎假面

非典型大法官金X首席缉捕官格瑞
OOC
(元宵后快乐,在爱的人面前脱下面具吧!)
  衣衫鬓影的宴会。皮鞋落地,高跟鞋走动,男男女女相互交谈,说笑,调笑,虚伪或真实。高脚杯相互碰撞杯子里的气泡破裂。黑胶唱片缓慢转动,宴厅的花卉热烈至荼蘼。
   “先生”穿着西装马甲的服务生讨好似的笑着“要喝杯酒吗?”梳着油腻的中分,体型肥硕穿着黑色礼服男子打量下眼前的服务生。金色的头发,白色的面具下蓝色的眼睛满是好奇与羡慕。男子伸手去拿盘子里的酒,在快碰到蓝色的酒时却又收手拿了红色的鸡尾酒,红色的鸡尾酒和手指上蓝色的宝石格外显眼。“哇,冒昧的问一下这个蓝色的石头不会是,不可能吧”被人羡慕的感觉当然是很好,男子得意的开口“没错,算你有眼光。这就是海妖歌狄婭之眼。小子,你走运了多少人一辈子见不到”“这次宴会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看来我拼命的想进来是没错的,听说这次宴会的主办方是阿雷拉大人。阿雷拉大人人这么好,前段时间还发生那种事情...”服务生还想说下去,男子却扶了扶单边的金丝眼镜转身欲离开。正在男子转身的时候,服务生拉起了领结“目标确认,动手。

  光明法堂上
  “欧文夫,你可认罪?”白色的法庭两边个十八根柱子代表十八法则。悬在大厅上的大笨钟威严庄重。金边红丝绒巨大的王座上的少年,金色的头发无比华贵,白色半脸面具下的眼睛晦暗不明,面具左边眼睛下面有一个小小的金色箭头。一袭红白色的法官长袍,肩膀上的荆棘勾吻意味着王国最高执法等级。头上类似王冠的华冠是女王亲自赐予的,代表着宠爱和无尽的荣誉。
   “罪?我有何罪?我警告你我可是海纳城的城主,国库每年交税我可是交了百分之十三!我倒要问问你,矢量法官你有什么资格抓我!”地上跪着的男子言辞激烈,被反绑着双手身体无力的扭动,巨大的肚子几乎要垂到地上,身上的衣服还是宴会那套。昨天还是风光的城主,今天就沦为阶下囚。巨大的落差让男子怒不可遏“快放开我你们这群疯子”男子又忌惮又愤怒的看着站在他两边穿着铠甲的惩罚骑士。“肃静,法庭之上,不得大声喧哗!一个星期之前阿雷拉伯爵的女儿被绑架,绑匪要求伯爵在一个星期后举行宴会并在宴会上签署财产和爵位转授的合同。让我来猜猜主谋是你吧,城主大人!”少年最后几个字咬的颇为用力。跪在地上的城主也确实被吓到了,额头上的汗让整张脸看起来更为油腻。少年玩世不恭的欣赏了下男人的丑态才开始继续说“你喜欢穿黑白色的礼服,宴会当天,你却穿黑色的礼服因为当‘绑匪’和伯爵合同后,你会装做人质和‘绑匪’一起逃跑。宴会在晚上,黑色的衣服在不反光的情况下会成为视觉盲角。利于逃避和躲藏”少年停了下来,居高临下看见男人发白的嘴唇和故做镇定的样子。嘴角的笑容又多了几分。“你凭借海纳城疯狂的敛财喜欢烈酒和女人。你之前一直都喝薄荷利口酒,却拿了红色的鸡尾酒,红色的鸡尾酒叫全城热恋是给少女喝的果酒你不会不知道,但利口酒的度数太高会影响你的计划。虽然没有规定,但你平时参加宴会都会带女伴但这次你却没有带,也是因为会影响计划。你靠着你的爷爷继承了海纳城的城主,从小目不识丁,尤其讨厌读书,所以不可能近视。而且也对文物鉴赏没兴趣。但你却带了单边的金丝眼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眼睛边框应该是个定位仪吧。还有你身上戴的那枚戒指。那戒指是阿雷拉伯爵女儿的,你想把它当做信物用来威胁伯爵。你自信不会有人认出来。但是你忘了,那枚戒指是女王二世送给阿雷拉女儿的诞生礼物,女王二世一直都喜欢伯爵,怎么会给自己爱的人和别人生的孩子送歌狄婭之眼。歌狄婭之眼是极东海鲛公主的眼睛,一颗在鲛王的王冠上代表永恒的思念,一颗给女王代表永恒的友谊。女王送的是璀璨玻璃,意为闪耀而平庸,由鬼才希希利制作足以以假乱真”少年突然用双手撑起下巴,伏在桌子上。暧昧的笑着“要试试吗,毕竟眼睛可是很脆弱的。”少年举起做为证物的戒指,戒指在阳光下透设出片片蓝的的斑驳。突然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戒指躺在红羊毛的地毯里,完好无损。
  “要怪就怪你太得意了城主大人,区区服务生怎么会知道歌狄婭之眼。先生,要喝杯酒吗?”
  被绑的男人早已面色苍白,额头上的汗水把地毯打湿成一小块深色。身体不住的颤抖。眼睛瞪到不可思议的大。“你,你是...”
  “圣光审判,你有罪。”少年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威慑住所有人。随着胡华木的锤子落下,一切仿佛尘埃落定。
   格瑞看着金行色匆匆的样子,仿佛刻意的在忽视自己“金”,金这才停下来回头看向格瑞“啊!是格瑞啊,听说你调来我们法庭做首席缉捕官了。真是厉害啊,法律规定缉捕官要和法官随行保护法官安全,记得吗?小时候都是我跟着你,现在轮到你跟我了。”格瑞看着金熟悉的勾勒起完美的笑容。客套的话亲切的让人挑不出错来,格瑞却知道金在逃避。“金,你的面具。”“这个面具啊,大法官可是有很多人记恨的,带上面具可以保护安全。那么格瑞晚安了。 ”金不愿再躲交谈快步的往家里走。
  深夜,金的房间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格瑞的银发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除银色的光辉。靠近了金,看见睡姿端端正正的面具少年。眼前的明明是金,却又不是。“抱歉,我来晚了”格瑞伏下身,在面具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正好是那个小小箭头的位置。
   “命运  让人止步
       却不能夺走我眼中的微笑
       若爱 只是一个答案
       我愿像那些花草
       默默遥望 ”
  次日,法庭开审
“是的大法官先生,这个平民妄想强夺贵族财务,按照律法应该剁手。”庭下一个奴颜婢色的人正搓着手,连忙出声为自己家的少爷发言。他旁边的贵族弟子十分阔绰,华而不实的衣服,趾高气扬的神情看着正在哭泣的被告少女,眼里满是贪婪和愤怒。金早就知道,事实是阔绰弟子闲逛时发现了少年的美貌。强取豪夺不成还被打了一巴掌。一怒之下将少女告上了法庭。可惜圣光法庭是贵族法庭,平民在这没有发言权,是非曲直都只能由贵族说了算。“圣光审判,你有罪。”这一次锤子落下,仿佛落在了格瑞的心上。格瑞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
   “金”散厅后,格瑞跟随金到花园的时候,眼见周围没有人格瑞连忙出声拦下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金没有回头背对着格瑞。“你知道吗,你和姐姐离开后,我一个人生活了很久。”金慢慢的转过身,扭头看向天空。蔚蓝的天空上轻浮着洁白的云朵。金却觉得很刺眼,但他实在没有勇气去看那双充满质疑的紫罗兰眼睛。“单纯和善良不能让一个人好好的活着,这个面具就是在一次次的绝望下我给自己定下的契约。戴上它忘记之前那个可笑的自己。”少年摸了摸脸上的白色面具。却自始至终没有看自己的发小。就在金转身欲离开,格瑞看见了金左耳上的绿色的烈斩耳饰。那是金和格瑞小时候交换的礼物,小小的金色箭头一直在格瑞的脖子上最靠近心脏的位置。在无数次九死一生的血雨腥风中被格瑞紧握。此时金色的箭头却像刀锋一样狠狠的扎进格瑞的心脏。来不及由自己反应,格瑞猛的抓住金的手臂,在少年的错愕中拥他入怀。金毫无防备的撞进了格瑞怀里。金被久违熟悉的味道包裹,格瑞温暖的体温如儿时一样,被拥入怀的少年拼命挣扎,却被更加用力的桎梏。感受着彼此心脏热烈的跳动。
  “我,好想你。”格瑞轻轻的说着,低吻着少年的金发。声音刚刚好落入金的耳朵,金身体一僵。多少年受的委屈、痛苦、绝望,都在此刻化为嚎啕大哭。金不顾形象的像稚子一般胡乱的蹭着发小的胸膛,鼻涕眼泪都糊在格瑞的衣服上。金哭的声嘶力竭,直到太阳改变了角度才收敛了一点。金突然推开格瑞,一下一下用力的锤着格瑞的胸膛。“混蛋(;≥皿≤),一声不响的就跑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格瑞并没有阻止金,任金幼稚的发泄着。此时的金全然不像法庭上冷血法官,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喜欢跟着自己的笨小孩。格瑞被打的皱了皱眉,金心疼的停下。“笨蛋格瑞,以后不许离开我了!”“嗯。”
    耀眼的阳光下,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于是明天就结婚了(划掉)
                             感谢观看
 

【all金】我的修仙物语果然有问题

修仙设定 又名《修仙什么的太简单了》
all金√ 甜短文√ 各位大佬实力宠金√
1
金在十二岁那年,参加灵根的测试,喜出望外的测试出三灵根。虽然天赋很差,但是好歹也算是拿到了修仙的资格。金的姐姐秋在金三岁的时候测试出了单灵根就离开家开始修炼。
金很高兴听说姐姐在三大宗门之一的金光阁。金心里明白三灵根的修炼之路是多么困难,更何况进三大宗门绝非易事。为了见姐姐,我就不会轻易放弃的!

2
不久所有测试出有灵根的人被聚集在一个试炼之地。经过试炼成绩优异者有机会被大宗相中成为内门弟子。金环视四周,天才,奇才,鬼才,金并没有把握能脱颖而出。
一袭青衣仙童向金走来:“你就是金吧,你可愿意入我金光阁成为掌门的亲传弟子?”金一愣,难以置信的点了点头。金脸上保持着惊讶又困惑的表情直到看到掌门座位上的秋。

秋:没看见宗门叫什么名字吗?要不是不知道修仙不能回去我才不修仙呢。为了见金我一直憋着不飞升我容易吗我。不像某个人飞升后被最喜欢的人忘记。
格瑞:好气哦,想骂人但是又要保持人设。

3
莫名其妙的变成自己姐姐的亲传弟子的金当然享受着开挂般的待遇。
“这个看起来好贵重啊,姐姐给我真的没问题吗?”
“怎么会,我们这的修士人手一个,区区伏龙十八珠罢了。这个是防身宝器,你记得随身带着。有了它,化神期修士也不能耐你何。”
秋旁边的修士心里默默说:敢情上古重宝被说的一文不值,人手一个那就不是修仙是弑神了 ,宗主说瞎话的水平真是高。

4
虽然金在不知道自己开挂的情况下,三灵根的修炼还是很困难。进步的速度都比别人慢很多,吸收灵气也很稀少。
夜深时,正当金准备睡觉时,窗户外面传来一声猫叫。于是金就欢天喜地跑去撸猫(?)周围黑乎乎的,金很自然的就踩到时空裂缝进入了秘境。
金醒过来了,头被摔的有点痛。金坐起来揉揉脑袋眼前的是一片草地。风吹的小草微微起伏清凉的露水沾湿了金的袖子。完了我不会是摔傻了吧。
金看见一马平川的草原上有棵巨大的树,本能的就往树的方向走去。猫在暗处的格瑞看见金走过来,不禁一点高兴。当金快要靠近时,格瑞用灵力击下了树上的一颗天蓝色的果实。金看见树上掉果子,想也没想捡起来往腰上擦了擦就背靠大树啃了起来。果然,自己发小喜欢顺便捡东西啃的习惯还没改啊。格瑞不禁有些感慨。金啃完果子吹着微风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格瑞无奈的摇了摇头,抱着金破开时空把金放回了金的房间。不枉自己辛辛苦苦寻找天灵果。格瑞离开后不巧遇见了在金房间蹲到的秋。
“哟,这不是被忘记的竹马大人吗,没事不要来找我家金了。”
“他迟早会想起来的。”
秋:(ノ=Д=)ノ┻━┻金是我一个人的,杂鱼退散
格瑞:金吃东西真可爱。_(:з」∠)_

5
金一觉醒来,发觉身体好像有点不一样了。感觉更轻盈更纯粹了。吃了那个奇怪的果子感觉修为大增。恰逢所有宗门弟子考核前往黑渊森林。金临走之前测试了下修为,天灵根单灵根金丹中期。
睡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变了灵根修为是考核弟子中最高的我肯定是修了假仙吧。
黑渊森林开启,大部分魔物对于金的修为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但是并不能说服秋不往金空间戒指里塞东西,眼见秋恨不得把藏宝阁搬空连带自己也住进去的情况下终于停手了。在秋千叮万嘱下金出发了。金在漆黑的森林里凭借灵力照亮周围。
“喂,渣渣。”金问声看去。一团金色的像猫一样的东西被捆在巨石上。巨石是满是类似大镇压的法阵。“允许卑微的你和孤缔结平等契约。”金看见猫,眼睛都在发光,强行撸了嘉德罗斯还深深的吸了一口。“喂,渣渣不要太过分了!快点和我缔结契约。”居然猫猫的请求(?)金的人答应了。随着嘉德罗斯的威压放出,影藏在暗处的妖兽瞬间开启逃亡模式。

金:讲道理你是只橘猫吧。
嘉德罗斯:放手渣渣,我可是上古凶兽,不用再吸我了!

6
金最近听说,新上任的雷劫使者极其凶残,渡个小劫都能把人劈的半死,渡大劫一般都是全熟。在他手下还没有一个修士成功飞升。随着金开挂的修炼速度,金能感觉到自己快要渡大劫。
一般有修士飞升,都会有大批吃瓜群众围观,毕竟怎么喜闻乐见的场面怎么能错过。
只见九九雷劫的云层开始聚集,浓密的乌云如同海浪般翻涌,数道粗大的雷电在云朵中若隐若现。
众人纷纷屏息,等待雷劫的降临。只见巨大的雷鸣声震耳欲聋,呲溜一道牙签大的闪电连碰都没碰到金就消失在空气中。
众人安静如鸡,等了老半天也不见其他八道雷,到时金一副羽化登仙的感觉。

众人:这就是飞升雷劫???不是说新上任的雷劫使者打个金丹劫都把人往死里劈吗???这么偏心不要搞得像没充电一样好吗???

雷狮掏了掏耳朵:切╮(╯_╰)╭不服我来劈你试试?

【嘉金】我怀疑主人这里有问题3

是个甜甜的小段子√ OOC√ 短√ 三更√
(接上文,日更的节奏啊!)
7
被嘉德罗斯夹在腋下一路风驰电掣的金陷入了金生的迷茫。
被嘉德罗斯远远的甩在后面的暗卫神情复杂。
话说,为什么主人偷金的姿势这么熟练???

8
暗影阁内,年轻的帝王居高临下的坐在堂上,怨念仿佛要化成实物。堂下立在两旁的暗卫心里已经开始默默点蜡。堂中间有位小天使。

“啪!”嘉德罗斯猛的一拍椅子“我好像没有让你做这个任务吧?你是朕的暗卫,不听朕的话。你可知这是大罪?”

金自觉理亏默默低下头,身体紧张的发颤。

嘉德罗斯看见金仿佛哭泣般的微颤(?)心脏发痛“以后,朕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今天这件事太过严重,朕非要好好罚你!”

金抬头看着嘉德罗斯正准备心甘情愿的受罚。只要不是卷铺盖走人就好,金握紧了拳头。如果自己真的要走,金想起在暗影阁的点点滴滴眼眶有点湿润。

嘉德罗斯看见金的眼睛里含着雾气(?)握紧拳头又忍住不哭的样子(?)嘉德罗斯,你怎么敢!你怎么敢让那片湛蓝的大海流泪?嘉德罗斯在心中狠狠的唾弃自己。“罢了,罢了。下次不要这样了,听话。”

嘉德罗斯旁的大太监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
两侧点蜡的暗卫一脚踹翻了眼前的蜡烛。说好的暴君呢?那个一夜之间杀光所有反对自己登基的人的嘉德罗斯呢?这么温柔的语气???

椅子:苟活。(望天)

金宝滤镜两米厚的嘉德罗斯:休想干扰朕的判断!

9
史上最年轻的帝王。杀伐决断 ,冷面冷心,神谋鬼算。一帮前朝老臣为了揣摩圣心,借用纳妾之名安排眼线。

“陛下,国不可一日无后啊!”老臣甲痛心疾首

“陛下,无意立后可以先选绣女日后培养感情也可”老臣乙出主意,其他人纷纷应和。

“哼!要做朕的皇后,起码要和朕有一样的发色吧。母仪天下要有天使般的面孔吧。要包容天下要有大海一样的眼睛吧。若找不到此人就莫要再提了”嘉德罗斯一拂袖,转身就走。

老臣们面面相觑,这样的人莫非是天人?哪里去找啊!
走在路上的嘉德罗斯心想:连我的小废物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朕为何要看她们?

(嘉德罗斯和金有一段过往,所以叫金小废物。小伙伴们不着急,下一更就会讲到的!此文为甜度百分百日常小甜文!绝对不会坑和BE的!)

【嘉金】我怀疑主人这里有问题2

帝王嘉X暗卫金
是个甜甜的小段子√ OOC√ 有点长√ 二更√
(接上文,建议先看1)
4
金很苦恼,一大早起来明明简单的早餐变了样。当十八为侍女款款而来,手上端的东西一个个像猪头那么大。末尾两个壮汉拿着巨大的蛋。
金:???啥,这这这,这是啥。
本着暗卫寡言和绝不浪费粮食的精神,金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没想到我堂堂暗影阁第一大高手,竟然要被撑死。吾命休矣!
5
金.吃撑的.宝下意识飞身到嘉德罗斯乘凉的树上。
然而如同一只小肥啾的金成功摔下了树。
嘉德罗斯慌张的立马接到怀里。一大早就有小天使飞到怀里,嘉德罗斯有些小雀跃。一定是因为美食讨到了美人的欢心!
嘉德罗斯暗暗决定为金寻找天下珍味。决定为心爱的人做昏君的嘉德罗斯想:我的小妲己,看朕多爱你。
金连忙从嘉德罗斯怀了挣脱,微微踉跄了一下作了个揖又爬上了树。
主人如此怪异的行为,莫非是因为我没有什么功绩为了纠我的错好开除我!金暗叫不好。于是决定蹲到暗处观察一下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一天都受到小天使热切(?)的目光。时不时还回应下小天使。嘉德罗斯更加坚定了美食计划。
金看到嘉德罗斯时不时冷漠(?)的目光,心中的想法更加确定了几分。怎么办呢?金懊恼的揉了揉头发。
6
金的师兄看见了苦恼的金,了解之后建议说:最近有极西之地野蛮部落引起骚乱,可以和另外两个师兄一起去暗杀首领。
金想了想,虽然他被安排贴身保护主人,但为了自己不被卷铺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再说了主人以一敌百的彪悍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于是小天使就暗搓搓的和师兄们一起去。三人收拾收拾天蒙蒙亮就上路了。
天色渐沉,太阳昏昏欲坠。金和师兄们已经部署好,就等部落首领宴会结束归巢再下手。
金不知道,他刚刚离开皇宫时。被派来保护嘉德罗斯的暗卫金的暗卫来报。金去刺杀了。嘉德罗斯顿时勃然大怒,硬生生拍断了椅子。一脸恨意活像被别人欺负了女儿。双足凌风一点火速赶往金的位置。
正当宴会结束,部落首领醉醺醺的回到帐篷。黑袍金龙的战神悄无声息的降临“说金在哪?”三尺青锋一点寒芒直指咽喉。“金,是谁?小美人不如....”话还没说完就被结束了生命。首领死的悄无声息。
从树丛了钻出来的金:???
椅子:???MMP有意思,天天???

【嘉金】我怀疑主人这里有问题1

帝王嘉X暗卫金
是个甜甜的小段子√  OOC√ 短√ 连载。√
1
身为一个帝王,嘉德罗斯有许多小秘密。
身为一个帝王,嘉德罗斯有许多暗卫。
嘉德罗斯喜欢金,并且深深为此苦恼着。
2
金是个孤儿,被师父捡到后深深的感激着。知道师父要把自己培养成暗卫,金十分努力的练功。
金长着天使一般的面孔,做坏事不要太简单。湛蓝的瞳孔,金色的头发。一看就不是做坏事的人。
金内心:一群颜狗,略略略。
金在暗卫中是个数一数二的高手。但金不明白,为什么主人给的都是些,照顾金丝雀,把树上的小猫抱下来这些任务。
空有一身武艺的金今天也深深的苦恼着。
3
嘉德罗斯敲了敲椅子把手上的龙头“说说今天金都干了些什么?”
两边站着的黑衣人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每天等金睡着后,主人就会把暗影阁除金以外的人集中起来。每天重复同一个问题。
拜托老大,你这么想知道金干嘛了自己问他不就好了。干嘛大半夜折磨我们。
嘉德罗斯有些不耐烦“说,说得好有赏。”
   “额,今天金早饭吃了三个馒头,两个鸡蛋”暗卫A试探性的回答。
嘉德罗斯满意的点点头,忽然又发现不对的皱了皱眉头“什么?馒头?明天把金的馒头换成山珍十八鲜,鸡蛋换成鸵鸟蛋。”
   “金今天中午钓鱼,把您从小养到大的彩鲤钓上来给烤了。”
     “什么,放肆!”嘉德罗斯狠狠拍了拍龙头“他不知道那个不能吃吗!明天把池子里的鱼都换刺少,好烤的鱼。”
      堂下一片沉默。
嘉德罗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两排的黑衣人。
顶着主人期待的目光,黑衣人们不得不绞尽脑汁,搜遍枯肠。
       “金上午打了个喷嚏。”
        “金逗猫被嫌弃了。”
         “金今天穿的内裤是黑色的。”
本来七嘴八舌的黑衣人们被某位同事的危险发言惊的不敢说话。
嘉德罗斯听到后身体一僵,耳朵尖变成粉色。“好,很好,你被开除了。怎么私密的事情你都知道,你说你是不是对金有非分之想!”
等等 what?暗卫的衣服不是暗影阁统一发放的吗?从里到外大家不都穿一样???
暗卫们齐齐暗叹了一口气。
今天老大也很有问题。

朗姆紫罗兰

酒X花系列
王子雷X小王子金
OOC√ 迷X√  后续大概√
看起来是个正经标题的正经文。(其实不是,不然为什么走链?)
链接在评论,新手司机要开车了
另外,感谢观看(鞠躬)